1. 首页
  2. 网站随笔

那些曾一起写作的朋友,还有几个在坚持?

世间因果众多,回首望去,有些事竟显得十分滑稽。

促使我真正开始写东西的人,不是我的老师,也不是身边的朋友,而是一个盗版商。

大一那会儿,凭着对文学或有或无的爱好,我花了四十块钱加入了两个协会,一个诗词协会,一个文学协会,每个协会二十块钱。

后来发现,除了每周和他们吃吃喝喝之外,根本没有什么学术交流,大家都是抱着找对象去的。

我是学机电的,当时诗词协会有个大一文学院的女生,她善写古体诗,我平时也写写押韵的句子,有时也写所谓的现代诗。

我们经常在QQ上进行学术探讨,聊了一个月,某天晚上终于鼓足勇气在QQ上跟她表白。她回,谢谢你,不过我已经答应会长了。

从此我再也没去过那个协会。

直到第一学期末,我被协会里的一个学长拉到了学校旁边的一个出租屋里,屋里有个哥们自称是我们校友,毕业好几年了。他从传统文学聊到网络小说,最后说有个赚钱的机会摆在我们面前,有两种选择。

第一,把别人的网络小说拿过来修改,每改一部给三百块钱,第二,自己原创,也是三百块钱。

之前从未写过小说的我,当时不知哪来的冲动,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原创。

为此我付出了很大的代价,放假回家把自己关在屋里写,除了吃饭几乎不出屋,爸妈以为我精神出了问题。开学又写了一段时间,去自习室通宵了好几个晚上。最终写了十几万字,当我兴致勃勃地去交稿时,发现那里已经人去楼空。

那些曾一起写作的朋友,还有几个在坚持?

那部小说自然写得不怎么地,但却让我在写作的路上有了正式的开端。后来文学社的同学们陆续放弃了写作,只有我还在坚持,对我来说或许谈不上什么坚持,它像是一种本能,用来抵抗大学的无聊时光。

到了大三,我身边已经没人写作了,为了获得一些反馈,我开始在学校贴吧发一些短篇小说,因而认识了屈磊。

屈磊是文学院的学生,比我高一届,我们很快面了基,吃饭聊天,谈谈写作的事。

他那时除了写诗,还爱拍些东西,想把我的小说拍成微电影,最终不了了之。而且微电影这东西很快就被淘汰了,如今在短视频盛行的年代,已经没人再提那个概念。

后来文学院的一个教授准备刊印一本书,需要一些学生的作品,屈磊找到我,我把十几篇小说发给了他。没过多久,他约我唱歌,在KTV里把刊印成册的书给了我一本。拿到书的那一刻还是挺激动的,好像真的出书了一样,我们也开始熟络起来。

屈磊毕业后就进了广告行业,平时仍在坚持写诗,我毕业后从事的工作也都和文字相关。这几年我们一直都有联系,前年我们一块吃烧烤,仍然谈些关于作家和写作的事。

我问他,为什么90后突然没有作家了,哪怕有个像郭敬明一样的作家也行啊。

他说,不是90后没有作家了,而是我们看不到他们了,作家圈变成了一个更小的圈子,我们不在那个圈子里。而且大多数90后文字工作者都涌进了新媒体,他们是新媒体时代的作家,好一点的在做自媒体,只是已经没人能再站出来一呼百应。

这几年我一直在想,我们这一代人经历的大众文学,大致可以捋出这么一条线。

新概念写作是个起点,萌芽、读者、青年文摘伴随了我们整个青春期,博客在那时也盛行起来,09年之后,移动互联网催生出了微博、知乎这类平台,如今公众号和今日头条是文字传播的两个主流阵地。

那些曾一起写作的朋友,还有几个在坚持?

后来我和屈磊说,我们完美地错过了每一个红利期,人家靠微博走向发家致富的时候,我们在写诗歌和小说,人家写公众号的时候,我们还在写诗歌和小说。他笑了笑,不置可否。

直到今年,有个朋友跟我说,现在今日头条是个机会,对创作者的扶持力度很大,所以我就尝试一下,也算有些收获。

但不管怎样,只要遵照内心,一直写就对了,不能看人家靠文字走向发家致富而眼红。况且,东隅已逝,桑榆非晚。

总之我和屈磊每次见面都会聊写作的事,两个被时代抛弃的人,只能靠酒后吹吹牛逼宣泄一下。

去年我们俩过得都很惨,我在北京失业的时间累积起来有四个月,一度撑不下去,正准备卷铺盖回老家谋生时,因为一篇文章受到关注,有幸勉强留了下来。

他父亲在去年得了重病,他不得不回家照看,从西安几度往返北京,甚至要留在西安发展。他承受了近一年的精神压力,女友也离开了他,最终还是没能保住父亲。

再次来到北京,他重新找了工作,还是在广告公司上班,整个人的精神面貌显得更加从容淡定。按照他的话说,是麻木了,对一切都很麻木。实际上并没那么简单。

这两年,我写了一些关于父亲的文章。两个月前我们一起吃饭,我问他,你为什么不写写父亲。他说写了一些,但不敢深挖,不想苦情。

那些曾一起写作的朋友,还有几个在坚持?

我为自己由此及彼的想法感到后悔,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直面父亲给我们带来的种种影响,与他的经历相比,此前我与父亲的紧张关系简直不值一提,却被我大肆宣扬了一番。

蒙田在《论悲伤》一文中写道:“埃及国王被波斯国王击败并俘虏后,看到被俘的女儿穿着佣人的衣服,他所有朋友都着围着他伤心流泪,他自己却直立在那力,一言不发。接着,他又看到儿子被人拉去处死,他仍然无动于衷。但是当他在战俘中看到自己的一个仆人时,他却开始捶打脑袋,感受极其痛苦。”

真正的痛苦向来是难以表达的,也许他仍然需要时间愈合。

如果我无意中把他描述成了一个苦情的形象,请不要被我迷惑,实际上他比我乐观的多。无论如何,我们的写作还在继续,生活也开始稳步向前。

他因为一直待在广告行业,这几年写的大都是关于文案技巧的文章。有趣的是,这阵子他开始尝试写“广告人诗集”,还被营销大号转发过,也算在业界获得了一定的认可。

当曾经一起写作的朋友在人生的分叉路上陆续放弃时,我们坚持下来或许本身就是一种胜利。

不再多言,与君共勉。


华风扬是一家创业点子分享平台,在这里提供互联网创业项目,以及引流推广、网络营销、实操案例分享,需要网上创业点子那就上华风扬,找项目,学推广就来华风扬!

华风扬微信:hua88733

免费交流QQ群:556766590

版权声明: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,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仅供读者参考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uxxsn.com/17226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